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军事新闻 >  正文
军情前哨站|10月底前无法取胜 严冬将给反抗组织重组时间
发布日期:2021-09-10 17:27   来源:未知   阅读:

  自8月17日至今,对阿富汗全国最后一处尚未被其控制的领土——潘杰希尔谷地展开了持续数周的攻势,而阿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与已故阿前军事领导人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Ahmad Shah Massoud)的儿子艾哈迈德马苏德(Ahmad Massoud)领导的反抵抗组织“全国抵抗力量”(NRF)则在极力防守潘杰希尔。

  从目前各大媒体报道的可靠信息来看,与潘杰希尔抵抗力量确实爆发了激烈冲突,双方均有人员伤亡。而发言人穆贾希德则在9月6日于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宣称已通过战斗攻占潘杰希尔全部区域,由此控制了整个阿富汗,他还放出了一段成员在潘杰希尔省省长办公室前升起旗帜的视频。此外,穆贾希德还声称,萨利赫已离开阿富汗,逃往塔吉克斯坦。

  然而,“全国抵抗力量”方面6日则在社交媒体上声称,有关夺取潘杰希尔省的消息是“假新闻”,并表示反塔力量的部队仍然控制著整个潘杰希尔山谷的所有战略位置,战斗仍在继续。“全国抵抗力量”发言人还称全国抵抗力量”领导人马苏德仍在阿富汗,且身处安全之地。萨利赫则强调自己也没有逃亡,人也在阿富汗。

  马苏德自己当天还驳斥了声称已征服最后的抵抗根据地——潘杰希尔省的说法,强调与作战的抵抗力量是“不可战胜的”,他会战斗到“最后一滴血”。马苏德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音频中说,“抵抗力量仍然存在于潘杰希尔,并继续与作战”。他还呼吁阿富汗人民打击。

  与“全国抵抗力量”双方矛盾的表态不禁让人心生疑问:潘杰希尔究竟情况如何?为何双方对战况各执一词?潘杰希尔局势未来又会走向何方?

  在8月22日谈判失败后,曾向“全国抵抗力量”发出一份四小时的最后通牒,但后者拒绝投降。“全国抵抗力量”发言人宣称,要求马苏德接受阿富汗将不经选举产生一个中央集权的政府,马苏德对此予以拒绝,称自己希望未来的阿富汗政府实行地方分权,尊重公民权利与地方半自治的权利。

  随后,宣布派兵攻打潘杰希尔山谷,次日便放出消息称其已控制巴格兰省的3个县,当地一周前曾落入“全国抵抗力量”之手,也指出其自身遭受了伤亡。而在24日,“全国抵抗力量”又宣称其已夺回其中两县,并打退了进攻巴达赫尚省安朱曼山口的部队。

  26日,在据报有200多名武装人员被逐出潘杰希尔山谷后,宣布停火,再次与“全国抵抗力量”展开谈判,发言人穆贾希德彼时称自己对“不通过战争解决潘杰希尔问题的方案有80%的信心”。然而,停火在28日便被打破,双方在多地开始交火,“全国抵抗力量”指控率先违反停火协议。29日,切断了潘杰希尔地区的互联网与电信服务,从此之后,当地的真实战况便因通信不畅而难以核实。

  31日,武装人员在巴格兰、潘杰希尔与帕尔旺三省对“全国抵抗力量”发动攻势,有反塔消息人士指出,此轮攻势中有“基地组织”成员参与,并放出视频作为证据——不少支持的武装人员操阿富汗不常见的语言,如阿拉伯语。

  时间进入9月后,虽然发动的攻势已陷入停滞,但其发言人仍放话称潘杰希尔山谷已被从四个方向重重包围,抵抗势力是“不可能胜利的”,并宣称控制了更多的领土,不过其并未提供有所推进的占据。

  9月3日,首度宣称其占领了潘杰希尔山谷,但这一说法被萨利赫等当地抵抗力量领导人驳斥为谎言与宣传攻势。“全国抵抗力量”发言人则坦言情况“困难重重”,谈已有数百名武装人员被抵抗力量围困于山谷之中。到5日,双方均有战果:“全国抵抗力量”称其迫使数百名遭围困了武装人员投降,为此同时则控制了多个县,并声称其进入了潘杰希尔省首府巴扎拉克。

  然而,6日的局势似乎朝著有利于的方向迅速转变。的旗帜在巴扎拉克的省长办公室升起,发言人穆贾希德称已完全控制潘杰希尔,并指出许多人逃离了该地区。“全国抵抗力量”方面则否认了已征服潘杰希尔的消息,并宣称抵抗力量仍控制著山谷内的战略要地,将继续战斗。不过,有多家媒体报道称,不少“全国抵抗力量”的部队已撤退至山区。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下的潘杰希尔冲突中,在8月29日当地通信遭切断后,“全国抵抗力量”或很多有关战局的说法都无法独立核实,故当地真实战况究竟如何仍然存疑。在9月5日发给英国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视频讲话中,萨利赫承认,当地处境困难,已切断了电话、互联网和电线通讯。“毫无疑问,我们处于困境。我们正遭到的入侵,”但他表示,他的部队不会投降。

  半岛电视台6日报道称,由于“全国抵抗力量”因断网无法时刻更新当地战况,而在发布信息方面畅通无阻,这便导致了双方有关前线的信息相当不平衡,包括身在喀布尔与阿富汗国外的潘杰希尔人都难以从他们的亲人那边获取最新消息。

  一位20多岁的潘杰希尔居民来电告诉半岛电视台,当地局势对于被困在那里的 13 万人来说是“可怕”和“令人不安的”。 由于担心自身安全,该居民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信息。

  随着部队最近几天的推进,这名年轻人称自己和其他数千人一样从该省中心地区逃到山区,他说潘杰希尔的医疗设施出现了床位与人员不足的问题,自己无法照顾家里的病人。

  该居民强调,潘杰希尔目前还面临着基本必需品的严重短缺。上周,封锁了从喀布尔到潘杰希尔的道路,这使得货物几乎不可能进入山谷。“无论人们在家里吃什么,这就是他们几个星期以来一直在吃的东西,现在商店和集市都空了。”他说。高手猛�免费资�大全9了戈

  该居民指出,来自不同省份的武装人员的行为截然不同:尽管许多潘杰希尔人还不愿意相信,谈该组织中有些人对居民很好,并鼓励他们恢复正常生活;与此同时,也有武装人员的行为充满“暴力与侵略性”,他们挨家挨户搜查民宅,“随心所欲地虐待民众”。

  与此同时,最近几天,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大量未经证实的语音信息和帖子,其中详细说明了潘杰希尔“大屠杀”和可能发生“种族灭绝”的警告。外界无法独立核实任何已引起省外潘杰希尔人恐慌的说法。

  德国发展机构GIZ的高级政策专家柴勒迈伊尼沙特(Zalmai Nishat)指出,寻得有关过去三周潘杰希尔发生的事情的准确信息至关重要,“潘杰希尔现在是一个黑匣子,必须有人去打开它才可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究员卡瓦赫凯拉米(Kaweh Kerami)坦言,切断潘杰希尔的电信网络“为传播虚假信息和宣传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举例来看,网上流传的一段显示山区激烈战斗的模糊视频据称是最近在潘杰希尔的战斗。然而,后来发现该视频是 2019 年在也门拍摄的。

  凯拉米强调,由于人们无法核实或反驳大规模杀戮的说法,又缺乏可靠的通信方式,故错误信息的广泛传播导致了恐慌、愤怒,在某些情况下,还煽动了进一步的暴力。与此同时,对潘杰希尔交通的封锁对当地无法获得食物和医疗用品的人而言“毫无疑问带来了痛苦”。

  BBC刊文指出,在6日拒绝了“全国抵抗力量”发出的谈判要求之后,双方都认为,未来几周对于决定反抵抗运动的命运至关重要。

  从目前来看,对潘杰希尔的控制并非不可动摇。凯拉米指出,宣称的所谓控制全省其实是有问题的,“仅仅控制了一些政府大楼、警察局与地区中心,而大多数的民众因害怕早已搬到了地势更高的山上。”

  “所谓的控制潘杰希尔是基于当地大量居民已逃往山中,由于山谷低处如此多的设施已空无一人,故所谓的占领全省更多的只是一种政治策略,而非现实的反应。凯拉米说道。”

  在宣布新政府成立之前,领导层希望粉碎萨利赫和马苏德的抵抗力量。但假使他们在10月底之前还做不到的话,那么严冬很可能会阻止他们进一步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另一方面,“全国抵抗力量”正在争取时间。倘若反战士可以再坚持几个星期,那么坐拥天气与地形之利的他们至少有五个月的时间重组,并试图说服外国势力对他们的事业提供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