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实用工具 > 新疆109-108险胜北京 马布里46分最后被抢断

新疆109-108险胜北京 马布里46分最后被抢断

发布日期:2022-05-01 19:40   来源:未知   阅读:

  尽管在赛前就有了很多新疆必须拿下这场球的流言,比赛开始后,裁判的吹罚还是比较正常。比赛的高潮出现在下半场,先是MC大喊“教练员不要和裁判咋咋呼呼,坐下!”引起北京队极大不满,助理教练张敬东和副总经理袁超与技术台理论,赛后技术代表透露MC会受到处罚。第4节刚开始,布拉奇对张松涛的防守不满,推搡对方,西热力江、朱彦西和可兰白克也围了上来,一时间比赛中断,现场球迷投掷杂物,甚至击中了北京队助教王岚,所幸他没受伤。

  主裁判闫育东在技术台反复看录像,经过20分钟的商议,裁判判马布里违体犯规,双方犯规互相抵消,新疆4罚1掷。裁判把双方教练拉到一起,告诉他们要接受判罚。新疆队利用这次进攻连得6分,打出10比0的高潮,由79比86落后变成领先3分,这次判罚对比赛走势造成了根本性的影响。

  “我们在这里连续6场输给北京,主要是因为马布里,只要他不发飙,我们就有戏。”一位新疆队人士赛前如是说。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比赛末节变成了马布里的表演,他砍下20分,各种高难度上篮、三分,使北京队的得分一直没有被对手拉开。第4节过半,闵鹿蕾一度想换莫里斯,但老马在他眼前打成了一次高难度上篮,闵指导随后摇了摇手,莫里斯和张庆鹏坐回了替补席。

  “老马赛前就说了,打新疆他准备得很好,我想把机会留给他。”闵鹿蕾赛后告诉记者。他赌对了老马,新疆的防守几乎对他不起作用。最后9秒,北京队108比109落后,老马持球最后一攻,在3人包夹下被断球,新疆也就此拿下了比赛。

  “如果只看现场气氛,我绝对会以为我们赢得了总冠军。”新疆俱乐部一位工作人员赛后表示。

  赛后北京队更衣室一片沉寂,闵鹿蕾依次与队员击掌,“没事,不用介意”。经过马布里身边时,他轻轻拍了后者的肩膀。闵鹿蕾随后坐到了沙发上,张敬东递过来一张技术统计,“他们罚球34次”。闵鹿蕾低头看着,依然不说话。队员们也没人说话,一位队内人士念叨了一句,“这就是CBA”。

  “客观的东西我控制不了,队员也不能控制,我们只能自己调整,把干扰减小到最低程度。”闵鹿蕾表示,他不想强调客观,大家什么都见过了,至于下场打保持不败的辽宁,他也先不考虑,“等我回去,洗个澡,吃个东西,休息一下吧,那个时候再说”。

  “比赛不在我们控制范围内,已经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马布里连连摇头,“我得了46分?可我们没赢球,有人从看台上扔东西的时候,一切就失控了。”谈到自己的违体犯规,老马也无法理解,“他们一直在推我们的人,为什么最后是我被吹?有人推了我!可裁判看了录像,而且是20分钟,居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不怕这样的气氛。我们不怕。”马布里穿好了衣服,与全队一起离开了休息室。

  北京队坐上大巴返回酒店后,副总经理袁超留在了体育馆,与技术代表和裁判进行沟通。袁超对记者表示,“我们对第4节4罚1掷的判罚不理解,当时裁判判双方犯规,张松涛犯规,马布里违体,对方获得了4次罚球,这对比赛走势影响很大”。

  虽然这样的输球方式对球队冲击很大,袁超还是保持了克制,在等待工作人员刻录光盘时,他聊起了这场比赛,“即使我们申诉了,也不可能改变结果。我们能做的,除了对问题判罚提出申诉,也可以对当值裁判的执法水平提出异议”。

  据了解,北京队有可能不会申诉,但不排除对某名裁判的执法水平不认可。如果有几家俱乐部对同一名裁判的提出异议,这名裁判将会被停哨。

  崔万军在上赛季结束后离开球队,与他想要争取更多权利有关。在新疆队,引援不由他说了算,奖金分配也归总经理管。新疆做了两手准备,打算先找个教练试试,同时保持和崔万军的联系。在助理教练丁伟和青年队教练郜树敏中,他们选择了后者执掌教鞭。

  引进了克劳福德和布拉奇、周琦、刘炜等内外援,新疆开赛势头不错,主场输给辽宁一役,结束了4连胜,克劳福德也离队治疗眼疾。当时新疆曾打算一边用单外援比赛,一边等克劳福德,新疆董事长郭舰表示,“未来几个对手不强,暂时不考虑换外援”。11月19日,新疆输给江苏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场失利引起了管理层和球迷对郜树敏的质疑,还有很多人给媒体写信或发信息,质疑郜树敏的表现。新疆队本赛季投入很大,管理层认为不夺冠就是失败。新疆媒体透露,有领导认为,就算是找个记者带队,也不会轻易输给江苏。为了缓解压力,新疆迅速联系了博诺,然后催促克劳福德那边的回复。

  博诺加盟新疆后,表现远远不如预期,克劳福德又杳无音讯。据知情人透露,克劳福德在中国染上眼疾后,他的母亲认为继续留在这里会毁了他的职业生涯,坚决不许儿子归队,甚至表示可以不要工资。博诺并没有很快融入球队,新疆先后负于东莞和广厦,俱乐部再也按捺不住,准备对主帅进行调整。

  郜树敏现在在教练组,还没回青年队。赛季初让他带是因为崔万军和新疆有合同,如果签其他教练,会造成违约。辽宁体育局不允许有编制的教练在外省执教,赛季初没谈拢时,

  崔万军也以此为由没有回归,双方一直都拖着。据郭舰透露,崔万军回来前,已经解除了和辽宁省体育局的关系,这意味着他放弃了在那边的保障。

  12月2日下午,崔万军飞赴乌鲁木齐,虽然他是来谈判的,但新疆已经打定了换帅的主意,他们决定接受崔万军的主要条件。崔万军本人也有让步,他最后一次回新疆是中秋节,当时双方没有谈拢。新疆管理层的成绩压力,崔万军强烈的回归意愿,促使过去一个月内没有发生的让步,在昨天得到实现。

  新疆原定2日当天把更换主帅的资料提供给篮协,但由于一些细节迟迟没能确定,到篮协办公室下班时,他们还没有公布消息。新疆队工作人员透露,俱乐部对崔万军的回归很乐观,要求在3日上午9点前,换掉红山体育馆内郜树敏的海报。但考虑到郜树敏的情绪,直到昨天上午训练时,海报依然挂在那里。新疆前晚一直在开会,商讨如何安抚郜树敏,毕竟他还要带青年队。新疆队对外称,他因为身体原因,主动辞职。

  据知情人透露,新疆队一直很认可崔万军的执教能力,双方的分歧仅仅在于权利等问题。因此当新疆队成绩不好时,管理层对崔万军非常怀念。崔万军善于激励球员,上赛季唐正东表现不好时,他当着球队的面,对大唐含沙射影,“我们有些人打球还像男人么?”结果唐正东后面接连拿下20分以上,并在对阵辽宁时力压韩德君。对于可兰白克这种自尊心较强的球员,崔万军不会去骂,更多是做思想工作。这种对症下药的激励方式,能够让球员发挥出水平,这也正是郜树敏不具备的。

  昨天上午,新疆通知篮协将更换主帅,在郜树敏海报的“注视”下,崔万军带队完成了训练。老帅回归,队员们看上去都很放松,唐正东闲暇时还和西热力江打起了赌,“就这个球,你投不进,赌50”。周琦表示,第一次跟崔指导,还很新鲜,“慢慢合作吧,很快就会有了解”。谈到晚上的比赛,崔万军显得很有自信,“我们已经连续几次在这里输给了北京,我想这场的结果会不太一样”。

  11点左右,首钢队来球馆训练,崔万军和张庆鹏聊了几句,然后和首钢球员一一握手。曾为崔万军打球的朱彦西表示,自己昨天知道了这一消息,多少有点意外,“开赛也就一个月吧,还是挺快的”。首钢队训练结束后,闵鹿蕾穿上外套,准备离开,记者问他是否对又见到老对手感到惊讶,闵鹿蕾摇摇头,“这就是职业体育的残酷性,也许有一天,你在球场上也见不到我了”。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分隔线----------------------------